联系我们

上海众成电气有限公司
地址:上海市浦东新区芦潮港镇芦潮港路1758号
生产总部:乐清市众成电气有限公司
地址:浙江省乐清市翁垟工业区
联系:魏先生  13968773319
电话:0577-62815396
传真:0577-62815955
首页 » 新闻中心 » 行业动态

外国专家为我们鼓掌

2012/11/20 10:05:13 点击:5543 来自:admin

外国专家为我们鼓掌

我国建设特高压工程以来,特高压国产设备的技术水平不断提升。有这样一群人,借着中国特高压快速发展的东风,经过刻苦钻研,为国产设备的技术进步作出了贡献。

  试验人员对应用于皖电东送工程的隔离开关进行检查。

  断路器产品生产现场。

  10月9日,平高集团技术中心直流设备场成套室。满屋子的研发人员脸上堆满笑意,笑容里透着节日般的喜庆。

  “我们可没沉浸在国庆假期中。真正的原因是不久前,平高集团自主研制的世界首台具备5100安转换能力的直流转换开关,在德国IPH试验站顺利通过试验。”平高技术中心研发部部长王振说。

  为了这个项目,直流设备场成套室研发团队曾历经艰辛。今天的笑容证明,过去的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  试验成功 德国专家竖起大拇指

  时间回溯到8月22日,地点,德国IPH试验站。

  程铁汉、孙珂珂、王永良等一群来自平高集团的技术人员围在直流转换开关旁,配合德方专家开展产品测试。他们已经在这里连续工作了十几天。

  德国IPH试验站是意大利CESI(柴西)国际电工试验站的分支,是国际权威检验试验机构。如果某个产品在该站通过试验,那么这个产品就拿到了世界各国市场的“绿色通行证”。正在接受试验的5100安转换能力直流转换开关,它的命运会怎样?

  试验电脑发出“嗡嗡”的高速运转声,显示器上各类数据迅速地闪动,一道道波形图不停变换,检测设备及仪表仪器上的红绿橙灯交替闪烁。时间正一秒一秒地过去。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结果。

  项目负责人程铁汉悄悄地安慰同事:“放心好了,我们的新产品前期准备充足,基础工作扎实。我们在清华大学和西安高压电器研究所做了几百次研究性试验,这次出国试验前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。”

  试验结果逐一出炉:

  转换电流5100安,系统一切正常;

  转换电压120千伏,系统一切正常;

  连续开断次数20次,系统一切正常……

  当地时间9时许,最关键、最重要的一项试验转换电流试验顺利完成,一个世界纪录诞生了!试验大厅里顿时响起持续、热烈的掌声。

  试验后拆机检查,德方专家发现产品经受住了苛刻的破坏性试验,基本保持原样。负责测试的德方高级工程师罗纳尔多竖起大拇指,对中方技术人员说:“你们的工作很出色,开关很厉害!”

  打破垄断 自主研发喜结硕果

  对于产品研发团队的每个人来说,能得到德国专家的称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。正如研发人员程铁汉所说,这项研究的成功本身值得他们骄傲,因为这是对他们长时间以来辛苦钻研的最大褒奖。

  “该产品的开断装置为双断口串联机械联动方式,操动结构为液压机构,具有同期性好、性能稳定可靠等优点。同时,优化了转换回路的参数配置,大大降低了产品的成本。”研发部部长王振这样介绍该产品的不同寻常之处。据他介绍,这款开关在电流自激振荡、过零开断技术、直流转换开关配套设备配置、直流转换试验等关键技术方面实现一系列突破,标志着我国直流开关技术领域研发水平达到国际领先水平。

  研发团队的确应该骄傲。平高集团总经理李永河介绍说,这款直流转换开关是国际上首台具备5100安转换能力的产品,是目前世界最高参数。“试验的顺利通过,表明我们已完全掌握直流转换开关的核心技术,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和直流成套的能力,完全满足国内±1100千伏直流工程的特殊要求。”李永河说。

  更让李永河感到高兴的是,这次直流转换开关的诞生,从设计到制造,完全依靠中国人自己,凝聚的是平高集团研发团队和清华大学机电系教授的共同心血。

  研发人员马志华说,从2009年研发时开始,他们就不断给自己鼓劲:一定要成功!“国外技术封锁,没有任何资料可供借鉴,我们相当于从零起步。但我们就不信依靠自己的力量完不成它!”

  研发团队最终成功了。当产品最终研制出来的时候,他们看着静立在平高集团试制厂厂房里的直流转换开关,“就像欣赏一个亭亭玉立的美丽少女。”

  肩负使命 研发团队敬业奉献

  产品研制的过程有很多故事。直到现在,研发团队的每个人都记得这些故事。

  2010年4月,程铁汉、韩峰到四川复龙换流站进行实地调研,以便选出最优的配套零部件和产品设计方案。返程没有班车,夜色苍茫,山路崎岖,道路只有三、四米宽,就是当地人都不愿意走。

  为了赶时间,他俩掏出钱,请求路边一小吃店老板骑摩托车送他们回县城。就这样,一辆摩托载着3个人,顺着金沙江,在山道上颠簸两个多小时。一路上山风呼啸,空气潮湿。道路两旁,一边是阴森森的山崖,一边是浪涛怒吼的金沙江,摩托车两柱并不强烈的灯光在漆黑山路上下颠簸。他们当时最大的感受是人的渺小,甚至无助。偏远山区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摩托失控冲到江里,怎么办?不知是衣服单薄还是过度紧张,他俩直打哆嗦,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  “真想掉头回去,可又一想,如果当晚不赶到县城买上回平顶山的车票,新产品研发进度至少耽误两天,即使找到投宿地方也寝食难安。”程铁汉说。坐在后面的程铁汉双手紧握住韩峰的双肩,相互鼓励打气,坚持前行。两个多小时后,总算平安到达小镇。两人的腿又麻又痛,早已不听使唤。大家抱怨他俩:“咋不在当地住一晚上,拼坏了身体咋办?”

  在新产品成套过程中,相关人员积极组织协调各加工单位,零部件无论流转到哪个单位都是第一时间安排。加工液压缸缸体、多通体、阀杆、阀套等关键件时,参战员工有时连续奋战三、四个昼夜。

  每天清晨,46岁的平高集团试制厂调度邢跃辉吃下一把药,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。跟踪进度,与设计、工艺、质量等部门沟通、协调、解决新产品试制中出现的问题,比如,一个零部件热镀,锌变形、机构活塞杆装配间隙不够,就反复配磨,使其零部件间隙配合调整到最佳状态。他每天精神饱满地奔波,却很少有人知道他身患多种疾病,心脏搭了三个支架。

  为了新产品研发,技术中心大楼几乎夜夜灯火通明。项目组的孙珂珂、马志华、刘宇、王永良、金光耀、张高潮、门博等放弃了几乎所有的节假日。

  在样机装配和调试的几个月里,技术人员在试制装配现场同一线工人师傅一起劳动,一起吃盒饭,一起研究改进,仅灭弧室结构就改动五、六次。很有学者风范的吴军辉博士经常与试验人员一起调试、试验,分析试验结果到深夜。

  2010年1月,该产品在清华大学进行为期十多天的试验。由于试验场地离马路较近,为防发生意外伤及路人,项目组白天做试验方案,进行产品拆装检查等试验前的一些准备工作,后半夜人少的时候再做试验。

  当时是寒冬腊月,气温往往降到零下十几摄氏度。50多岁的李照平站在马路边,手举强光手电,警惕地张望着。无人经过时,赶紧往试验室方向晃手电,传递信息。一晚上要试验十几次,每一次,他都这么立在寒夜里,为试验撑起一把安全伞。

  李照平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症,腰上缠着特制的宽腰带。每天试验完收工回到住处,他就用热毛巾热敷腰部,再贴上风湿膏缓解疼痛。夜里做试验,白天还得为试验作准备,每天仅休息4个小时。

  试制厂装配工李全和是该产品装配责任人,他喜欢“过电影”,就是把零部件安装前的每个环节在脑海里过几遍,用他的话说,做梦都是装产品。一次,他发现本体机构有轻微震动现象,他想法改进装配工艺,解决了该问题。在该产品及平高百万伏自主化设备试制期间,他与妻子都是参战人员,因经常加班,顾不上接送孩子,就把孩子托付给家中老人照料。他前后在外出差几个月,其间父亲做癌症手术,老母亲照料老的、小的,忙得团团转。李全和说,他总忘不了出差前母亲对他说的话,“你忙的都是大事,干活千万不能分心。”

  为了新产品研发,设计员王永良接到出差德国任务,离儿子满月仅差几天。他打出租车将妻儿送到宝丰农村老家,托付给家人照顾,带着满腹牵挂踏上了征程……

  有人计算了下:产品研发期间,研发人员几乎放弃了所有节假日,每月加班100多个小时,每周只休息一晚上。眼睛熬红了,到水龙头前冲一把,接着再干,最终消化了上千个软件模块,设计了上千张图纸。设计员孙珂珂的婚礼取消,婚期至今还没排上日程。

  工作单位 平高集团

  工作地点 河南、四川等全国大部分地区,国外部分国家

  工作内容 设计、制造及试验特高压用开关产品

  工作时间 不固定

  工作感受 当德国专家向我们伸出大拇指时,我们感觉自己的工作很有价值。

本文摘自和讯网

上一篇:高低压配电知识问与答  

下一篇:隔离开关开合母线转换电流